孟宪成 官方网站

http://mengxiancheng.coinlisit.com/

孟宪成

孟宪成

粉丝:838488

作品总数:10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孟宪成(1929年1月-1981年9月) 我国近现代著名画家,著名舞台美术家。总政文工团和总政歌舞团舞台美术设计师。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水粉画分会副会长,中国戏剧家协会舞台美术分会副会长。1948年加入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

国 画:议价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

邮箱:artist@coinlisit.com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至真至诚——我的好同事孟宪成

  前几天,友人孟宪成之子孟晓苏到我家来看望我,在与他聊天的时候,晓苏说想把他父亲的画作拿出来出一本画集,也算是为他已逝的父亲做点事,我觉得这个想法是极好的。孟宪成是个极好的人,一个优秀的舞台美术设计工作者,更是一个值得人记住的艺术家。

  我记忆中的孟宪成总是穿着一身军装,因为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,参加过解放战争,建国后进入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学习。部队出身的孟宪成总是穿着军装精神抖擞、神采奕奕地工作。

  孟宪成比我更早进入总政文工团,1952年孟宪成与大家一起创立总政文工团,是总政文工团组建初期最早的成员之一,紧接着就被派到前苏联和东欧学习,大概有将近两年的时间。我是在1956年调入总政文工团的。我们在总政文工团的时候,总政出了许多经典作品,现在很多人提及孟宪成,可能只记得《东方红》这部作品。其实,文工团的演出有很多,具体每个戏我现在已无法记清了,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多半设计都是由孟宪成完成的。歌剧团的歌剧,歌舞团的舞蹈,话剧团的话剧,如果查历史资料的话,那里边多半都是他的设计。在整个总政歌舞团的舞台美术设计方面,他的贡献最大,所有歌舞团的舞蹈场景都是他来设计,歌剧团的一些设计也是由他完成。

  1955年有一次全国的话剧会演,总政出了《万水千山》,孟宪成就是这部剧最主要的设计者。《万水千山》在这次话剧汇演中得了舞台美术头等奖。孟宪成在总政时创作了大量的作品,其中最著名的当属《东方红》,但在创作《东方红》的同时,他还设计了《刚果河在怒吼》、《红色娘子军》、《湘江北去》等一系列作品,还有更早时候的《骄杨颂》。至今我还记得《刚果河在怒吼》这部剧的设计非常美,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反响。在这部剧中,孟宪成同志不只是搞舞台设计,还管灯光,他提出了许多意见,灯光师把他的要求加入设计,然后在演出中出现了很多很好的气氛,演出效果非常好。

  孟宪成对待工作认真负责,很多导演都喜欢和他共事。他每搞一个设计,没有一个导演不同意,他在设计每一场戏的时候,都要和导演很好地合作,理解了导演对这个戏的处理和要求,每次演员排练他都到现场,然后再回去构思,做自己的设计。我们合作的时候,每次他一画出来,我一看就说这就是我想的,有时我一说想要怎么样的画面,他就说他也是这么想的,非常默契。在做《东方红》的时候,有几次我和他一起去见周恩来总理,周总理提出要求来,他根据要求设计画稿,画好之后,就拿给总理,总理看了就点头,这场景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  《东方红》里全国解放之后,在南京新街口的那一场景,一直定不下来,后来我们设计好,就去见周总理,准备让总理最后定下来。周总理那时正在睡午觉,他的秘书——徐明,主管文化工作的,就让我们先回去等一下,后来他打电话告诉我们总理要起床了,陈亚丁带着我和孟宪成一块儿去。去了以后,孟宪成就跟周总理说他创作这些场景的过程,说到南京解放之后,就剩下上海了,这场景在南京比较合适,总理说对对对,这个场景一出来,周总理就点头了。后来就在那一场,坦克也出来了,解放军占领了总统府,大歌舞之后演出也快结束了。

  除了设计之外,孟宪成能抓住历史的过程和主要的东西,所以每一场景,别人也都画出来,也都请总理和导演们看,都没有通过,往往是孟宪成所画的场景屡屡通过,我想这可能也和他在南京生活过,在那里上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有很大的关系吧!严格意义上说,整部《东方红》基本上都是出自孟宪成同志的设计。

  我记得当时导演团团长是陈亚丁,他主要负责《东方红》的整体演出事宜。那个时候,陈亚丁、我和孟宪成实际上是天天黏在一起的,我们和周总理直接见面,直接请示。周总理休息太少了,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创作《东方红》的时候,有时工作的很晚还能看见周总理在接待外宾、处理外事。经常很晚了他走过来关心地问:“你们吃夜餐了吗?没吃就到我那儿,一块儿吃。”他那夜餐哪,大米粥和小包子,顶多是这个。我们的夜餐就是外宾剩下的菜,那些非常丰富的。我说不跟你吃,我们一起到餐厅去吃。那时的一幕幕还不时地在我脑海划过,有时想想都会笑。

  孟宪成同志认真负责地对待工作,积极做好手中的每一件事,有时哪怕是一件小事,也会亲力亲为,力求做到最好,这点在《东方红》的创作时表现得尤为明显。我记得他为了自己设计的效果能够最好地呈现出来,经常自己来画幻灯片。

  有一场戏十分典型地描绘了旧社会中国人民的苦难现状,并且是在最后阶段由毛主席亲自提出来的,就是有很多轮船,有英国的、法国的、德国的,并且外国人的花园标注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,反映了那个时代的性质。当天晚上就要演出,周总理来电话了:“毛主席今天提出的那个意见,你们在晚上演出时一定要呈现!”我说:“孟宪成正在写‘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’,恐怕挂上去的时候,笔迹还不会干!”就这样推上去了。一方面,我们充分表达了对主席的尊重,一方面,也真实地表现了当时在帝国主义凌辱下人民的惨状。因为是赶出来的活儿,在演出的时候,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这一行字的墨汁还在往下淌呢,现在想来那一幕也还是挺有意思的。就这样那经典的第一幕《苦难岁月》呈现在大众面前。

  大会堂用的幻灯,比平时的要大出三分之二,而且要十几台幻灯机,是普通剧场的三倍。每一台幻灯机后面要跟一个人,绝对不能出错,我在观众席前用对讲机指挥他们,我说:“你们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,总理交代过,一定不能‘水淹天安门’!所以每一场演的时候,你们要看好下一场的片子错了没有。”他们说:“没有,请放心!”就这样,演出了上百场,没有出过任何错。

  每一场演出,周总理都要带着外宾观看,外宾就想看清咱们的舞台怎么做到有那么大的幕,尤其是最后,出现了一幅那么大的毛主席像,下面有一层幻灯,中间一层,上面一层,顶灯还有一层,四层组成一幅画面,几十幅幻灯片共同组成一个毛主席的像,都是由孟宪成和画幻灯片的专属负责人一起画出来的,确实很辛苦。

  在向周总理做汇报的时候,由于设计基本都由孟宪成完成,所以他是最恰当的汇报者,设计思路、缘由等都直接是他和周总理交流。南京新街口那场介绍得最详细,还是他独自一人去向总理汇报的。

  《东方红》的舞美是由孟宪成设计的,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那三个经典的“东方红”大字也是出自孟宪成之手。这三个字的出处有各种版本,现在都传得不像样了,有说是鲁迅写的,有说是毛主席写的,或是中央组织文化部,或者说是某某部门的哪些要人提出来的,其实那是我们所有同事一起商量的结果。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讨论的画面:当时《东方红》的一些导演都热烈地讨论,每个人都说了好多名字,结果都觉得这个也不行,那个也不行,一直也没有定下来。最后,是河南的时乐濛同志用河南话说了一句:“我看哪,就叫‘东方红’就行了!”大家一听,都说:“好!这个名字好!”这样定下来的,根本不是哪个人定下来的,而是集体讨论的结果。定下来这个名字后,我和孟宪成说,时乐濛同志说叫“东方红”,大家都通过了,如果拿到周总理那儿同意了,你就写。后来,周总理同意用这个名字,孟宪成就一直写、一直写,写了很多,最后我和陈亚丁、孟宪成一起把他写好的字拿到周总理那儿,最终定下来,那就是后来人们看到的那三个大字。

  《东方红》公演是中国文艺界的一件盛事,它代表的是舞台美术的一个高峰。毛主席看过后非常高兴,10月16日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全体演职员。毛主席对周总理说:“你把那个好信息告诉大家吧。”我记得当时,周总理说:“有个好消息,你们听了不准跺脚。”随后他激动地宣布了中国刚刚成功进行首次核试验的消息,全场顿时沸腾了,大家就疯狂地大叫、鼓掌、跺地板。那一刻是文艺界的巨大成功,同时也是中国的巨大成功,我们所有人都沉浸在《东方红》演出成功和国家强大的巨大幸福感中。

  孟宪成为人真诚、待人极好,平时的他平易近人、非常谦虚。孟宪成是和我合作得最愉快的一个,他非常虚心,始终与导演合作得非常好。一个任务下来以后,首先他要和导演取得联系,对剧本要理解吃透,理解导演是怎样设想的,回来以后再自己考虑,出草图拿给导演看是不是能够合作在一起,同意不同意这样的设计。他跟灯光的制景人员都合作得很好,包括与其他相关人员都合作得非常好。因为只有密切的合作,他的设计才能通过他们很好地体现出来。

  还有一部家喻户晓的戏,那就是我们应邀去帮助中国芭蕾舞团修改的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孟宪成负责修改其舞台美术设计。当时该剧的剧情与舞蹈已修改了若干遍,但是舞台设计、服装、灯光等方面还都比较粗糙。我记得孟宪成仅用六天时间就全面修改了舞台设计,包括最后一幕场景里的那棵大榕树,他跟我一块儿去过一次湖南,他听到过去这些人说到的革命斗争的事很感怀,比如江姐的故事,他听到以后印象很深,就有了这些灵感。最后呈现出焕然一新的《红色娘子军》。所有由孟宪成修改设计或重新设计的场景全部都被采用直至公演。孟宪成为人正直,待人真诚。我曾因为对那位“旗手”的批评略表不满,就被扣上“反对革命样板戏”罪名,被关押了五年。虽已过去多年,我依然记得当年孟宪成据理力争为我做证的场景,我甚为感动。这份情谊我铭记于心,永留心中。

  孟宪成在那短暂的一生里为舞台美术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为后人留下了很多宝贵的财富。可惜的是,那时没有现在的高科技设备,很多资料都没有留下,总政文工团的很多精彩演出也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在那个时代的记忆,并没有影像资料传承下来,不然,就可以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孟宪成同志优秀的舞台设计。

  孟宪成非常勤奋,也多才多艺,他在搞舞台美术设计的同时,还在坚持水粉画的创作,他所达到的水平,我看在当时全国来讲都是很少有的。非常可惜的是,我收藏的那幅《海浪》在装修房子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,已无法修复了。他一生都在为舞台美术而服务,我知道他经常出去画水粉画,这都是为了舞台美术而开展的采风,他的舞台美术也是用水粉画的。如果不是因为病魔的侵袭,我相信他定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水粉画,也会留下更多更精彩的如《东方红》一般的经典舞台美术作品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,我依然记得与孟宪成共事的日子,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我们那些同事一起在文工团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,这是那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。如今,斯人已逝,空留许多遗憾,我也只能寄语于此,以怀念故人的音容笑貌,想念那个至真至诚至性的好同事、好朋友。(韩林波)

2012年9月29日

abortion clinics in indianapolis abortion personal stories
黄金福彩 鸿狼福彩 七七福彩 九五福彩 乐善福彩 小熊福彩 快彩福彩 大亚福彩 盛世福彩 四柱福彩